以下是当年(2017-08-26)周六下午看完五点场写的总结,当时想着要建个微信公众号,就想留着弄个十万加,然而两年了公众号都给销号了也一直没发,就放博客上吧。

周六五点场,4点40左右到达酒店(McKittrick Hotel1),拿到Ace牌,持此牌可以第一批(大概二十人左右)入场。进入酒店,寄包 ($4),穿过漆黑走廊以适应灯光晦暗的环境。而后进入酒吧等待酒保带领入场,并获得白色面具以佩戴于面2,进入电梯,开始演出。

Figure 1: 根据记忆推算的舞台调度示意图

Figure 1: 根据记忆推算的舞台调度示意图

出场人物

〖The King of Scottland〗 - 国王 (Duncan) - 王子 (Malcom)

〖The Court〗 - 麦克白 (Macbeth): - 麦克白夫人 (Lady Macbeth) - 班柯 (Banquo) - 麦克德夫 (Macduff) - 麦克德夫夫人 (Lady Macduff)

〖The McKittrick Hotel〗 - 女仆 (Catherine Campbell) - 门房 (Porter) - 门童 (The Bell Hop)

〖The Supernatural〗 - 巫神 (Hecate) - 三巫 (Witches) (媚巫,素巫,男巫) - 酒保 (The Speakeasy Bartender) - 女子 (Agnes Naismith)

〖Gallow Green〗 - 标本师 (Mr. Bargarran, a taxidermist) - 裁缝 (Mr. Fulton, a tailor)

〖The King James Sanitorium〗 - 男护士 (Nurse Christian Shaw) - 护士长 (Matron Long) - 护理员 (Orderly)

舞台设置

LL - 酒店 (The McKittrick Hotel) 〔舞厅 (Ballroom),宴会厅〕,森林,墓室 (Crypt)

1 - 酒店 (The McKittrick Hotel) 〔眺台 (Mezzanine)〕,国王行宫,礼拜堂 (Chapel)

2 - 酒店 (The McKittrick Hotel) 〔大堂 (Lobby),前台 (Check-in desk),电话亭,更衣室 (Dressing room),小舞台(Stage),吧台 (Manderley Bar),餐厅 (Dining Section)〕

3 - 酒店 (The McKittrick Hotel) 〔麦克白客房(床、步入式玻璃衣橱、浴缸),麦克杜夫客房,中庭 (Courtyard)〕,墓地 (Cemetery)

4 - 城镇 (Gallow Green)〔标本室,裁缝铺,药房(药橱),审讯室,侦探所(办公室,暗房),街道 (High St)〕地下场所〔夜店 (Cabaret),酒吧 (Speakeasy),吧台 (Bar)〕

5 - 疗养院 (The King James Sanitorium)〔病房 (Cots),办公室,浴室 (Bathtubs)〕,桦木林迷宫 (Birch Maze)

6 - ?

场景调度

〖更衣〗 0’ 「2-更衣室」(麦克白,班柯):麦克白与班柯战争结束,在更衣室换去血衣。

〖读信〗 0’ 「3-麦克白卧室」(麦克白夫人):麦克白夫人

〖预言〗 0’ 「2-吧台」(麦克白,三巫)

〖怂恿〗 5’ 「3-麦克白卧室」(麦克白,麦克白夫人)

〖班柯〗 5’ (1 v 1) 「2-更衣室」(班柯):据说此处有1v1

〖父子〗 5’

〖色诱〗 5’ 「2-餐厅」(麦克白夫人,女仆)

〖舞会〗 10’ (第一遍从此开始)「LL-舞厅」(麦克白夫人,国王,麦克杜夫夫人,麦克杜夫,王子,班柯,三巫,女仆):三巫先入场,麦克白夫人随后而至,拽住女仆,令其给麦克杜夫夫人献上药酒。国王、王子、班柯及麦克杜夫携其夫人随后而至。舞会开始,众人交相跳舞,时而交换舞伴。麦克白夫人与国王共舞,时不时望向眺台上的麦克白。国王赠项链与麦克白夫人,夫人款然收下。另一边,麦克杜夫夫人有孕在身,站于舞池之外。女仆向其献酒后离开。麦克杜夫夫人目睹麦克杜夫与媚巫舞蹈调笑,醋意十足,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药性发作,麦克杜夫夫人摇晃着向后倒下昏厥。众人交换舞伴,继续跳舞。此场景中,众人最终的舞伴为:麦克白夫人与国王,王子与男巫,麦克杜夫与媚巫,班柯与素巫。

〖妒恨〗 10’ 「1-眺台」(麦克白):麦克白趴在眺台上愤怒地看着麦克白夫人与国王跳舞。

〖教唆〗 15’ 「3-麦克白卧室」(麦克白,麦克白夫人):麦克白回到卧室,痛苦不已。浴缸边散落着信件。麦克白夫人回来,他们在床上共舞,情绪十分激动。夫人教唆麦克白杀掉国王。

〖侦探〗 15’ 「4-侦探所」(王子,女子):王子于舞会结束后飞快上楼,进入侦探所里间的暗房。暗房内挂满了鸟怪的照片。他在暗房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模型进行检查。而后他走出房间,在侦探所外间的办公桌前坐着一名女子。女子盯着桌上的女性人像照发呆,王子质问她是谁,她则拿出一张旧照,恰与桌上照片一模一样。原来她在寻找她的姐姐。王子探查其耳边痕迹,似乎认为她就是她所找的人。两人纠缠在一起,耳鬓厮磨,暧昧起舞。而后女子拿起旧照离开。

〖私会〗 15’ 「2-吧台」(班柯,男巫,麦克杜夫夫人)

〖弑君〗 20’ 「1-国王行宫」(麦克白,国王):国王在卧室休息,床上满是枕头。麦克白至,用枕头闷死国王。羽毛乱飞。麦克白在盆内的血水中洗手,奔溃地跑回卧室。

〖进化〗 20’ (1 v 1) 「4-审讯室内室」(王子):王子回到暗房,从抽屉中取出一枚蛋状物体,向众人展示。我向前伸手,王子便拽住我的手,带我跑进一个小房间,反手关门,开启互动剧情:王子先带我进入第一进,然后拉帘进入内室。他打开桌上的小盒子,里面有五个蛋和一个空位。他将手中的蛋放入盒中,示意我去拿蛋。我伸手,王子阻止,将两个蛋调换位置后拿起一个蛋,将我的右手在空中展开后将蛋打在我的手中。蛋碎,一手的灰,王子将我的手捧在嘴边,吹飞灰尘。然后,王子转身,将我按在墙壁上,取下我的面具,在我耳边飞快地说了很长一段话,大致是人类与鸟类之间有什么进化关联。而后灯灭,王子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拿起我的右手,将一根黑色羽毛咳在我的手心。

〖沉睡〗 20’ 「2-大堂」(班柯)

〖暗涌〗 20’ 「2-吧台」(男巫,门房)

〖善后〗 25’ 「3-麦克白卧室」(麦克白,麦克白夫人):麦克白回到卧室后,已经奔溃,与麦克白夫人共舞后,脱去所有衣服,步入浴缸。麦克白夫人为其洗澡并安抚他。

〖案发〗 25’ 「1-国王行宫-LL-墓室」(王子,麦克杜夫,班柯)

〖喂毒〗 25’ 「2-大堂」(麦克杜夫夫人,女仆,门房)

〖祭祀〗 30’ 「4-夜店」(麦克白,巫神,三巫):麦克白跑去迷雾笼罩的祭祀场所,三巫跳着舞蹈,男巫戴着鹿头,浑身赤裸,性感女巫袒胸露乳,为婴儿喂食。灯光高频闪灭,音乐震耳欲聋,三人同麦克白一道,将婴儿献祭,场面及其震撼,颇似磕药高飞在云端。

〖牌局〗 30’ 「4-酒吧」(王子,麦克杜夫,班柯)

〖杀友〗 35’ 「4-酒吧」(麦克白,班柯)

〖质询〗 35’ (limited 5) 「4-审讯室」(王子,麦克杜夫)

〖密谋〗 35’ 「4-药房」(王子,麦克杜夫)

〖失常〗 35’ 「4-街道」(麦克白夫人)

〖相遇〗 40’ 「3-中庭」(麦克白,麦克白夫人)

〖悲恸〗 40’ 「1-森林」(王子)

〖夜宴〗 45’ 「LL-宴会厅」(麦克白夫人,国王,麦克杜夫夫人,麦克杜夫,王子,班柯,三巫,女仆)人物座次(从左至右):麦克白,麦克杜夫夫人,麦克杜夫,媚巫,王子,国王,素巫,班柯,男巫,麦克白夫人。

〖杀胎〗 50’ 「2-餐厅」(麦克白,麦克杜夫夫人)

〖奔溃〗 50’ 「5-疗养院」(麦克白夫人,男护士)

〖伏罪〗 50’ (终场)

〖溃逃〗 55’ 「3-墓地」(麦克白)

〖净洗〗 55’ 「5-疗养院」(麦克白夫人)

我的路线

TL;DR 舞会-跟麦克白-夜宴-继续麦克白(1v1)-舞会-王子(1v1)-麦克杜夫夫人-王子(limited 5)-夜宴-麦克白夫人(1v1)-舞会-班柯-麦克白夫人(1v1)-夜宴-伏罪-素巫带领离场献吻(1v1)

进入酒店后,众人与吧台等候,以扑克牌牌面依序坐电梯上去,站在最外面的人会在六楼被踢出去。到达五楼后在附近迅速看了一下,四下无人。我便下楼至1.5层去找麦克白,他在愤怒地看麦克白夫人与国王跳舞、调情。从这时我开始跟着麦克白,看他用枕头闷死国王,上楼看浴缸边散落的信,与麦克白夫人共舞,脱衣洗澡。然后麦克白跑去女巫祭祀的房间,三女巫跳着舞蹈,男巫戴着鹿头,浑身赤裸,性感女巫袒胸露乳,为婴儿喂食。灯光高频闪灭,音乐震耳欲聋,三人同麦克白一道,将婴儿献祭,场面及其震撼,颇似磕药高飞在云端。

此后麦克白去吧台喝酒,与班柯搏斗,最后用砖砸死班柯。然后他与麦克德夫夫人碰面,争吵,搏斗,最后将怀孕的夫人当场打死。而后麦克白与夫人碰面,在一个过道处激烈争吵搏斗,最后齐聚饭桌。

所有人都会在饭桌场景会合,以非常慢的动作觥筹交错、抚摸接吻、扭曲身体。从左至右为女巫、国王、男巫。麦克白据最左,夫人最右。而后满头是血的班柯缓缓而上,坐与男巫左侧。饭局毕,众人离去,麦克白踟蹰不前,向饭桌中间走去,掀桌布而视桌底。麦克白夫人向麦克白走去,两人纠缠一番,麦克白跳下饭台,大步离去。

饭桌场景结束后继续跟随麦克白,与夫人与卧室碰面。而后来到墓地,麦克白挣扎舞蹈。先在圣像之前挣扎,再倒立。我和另一围观群众伸手,扶他落地。而后来到森林,因为我紧跟身后,在此触发互动剧情:麦克白回头,紧紧捧着我的脸,伏在耳边喃喃道:I’m sorry. Nothing is more than revolution.

而后麦克白与班柯碰面,进小屋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第二轮开始。由于第一轮错过了开头,此时仍然跟着麦克白。

麦克白先在吧台处,拿着桌上的K牌,遇到三女巫,与之共舞。我还被黑女巫摸了一下。

回到他们房间,麦克白与夫人相见,脱衣,搏斗,亲吻,碰撞,而后麦克白夫人去舞厅,麦克白阴郁地去一层半看他们跳舞。

此时我下去舞厅,在舞池观看舞蹈。

舞蹈场景与饭桌场景一样,众人除麦克白外齐聚一堂。国王与麦克白夫人共舞,并将项链赠予她。麦克德夫与性感女巫、班柯与黑女巫、王子与男巫共舞。怀孕的麦克德夫夫人在一旁冷眼相看,突然向后晕倒。

舞蹈结束之后,我开始跟随王子。

王子飞快地上楼,进入照片洗印室,此处挂满了鸟怪的照片。他从抽屉中拿出什么,而后走出房间。在类似警察局的小桌子前坐着一位女子,看着桌上的女人半身照。王子质问她是谁,她拿出一张旧照,与桌上照片一模一样。王子探查其耳边痕迹,认定她是。两人纠缠在一起,耳鬓厮磨。而后女子拿起旧照,落荒而逃。

王子回到暗房,拿着一颗白色球状物体,试探众人。我向前伸手,王子便拽住我的手,带我跑向一个小房间,反手关门,开启互动剧情:王子先带我进入第一进,然后拉帘进入内室。他打开桌上的小盒子,里面有五个蛋和一个空位。他将手中的蛋放入盒中,示意我去拿蛋。我伸手,王子阻止,将两个蛋调换位置后拿起一个蛋,将我的右手在空中展开后将蛋打在我的手中。蛋碎,一手的灰,王子将我的手捧在嘴边,吹飞灰尘。然后,王子转身,将我按在墙壁上,取下我的面具,在我耳边飞快地说了很长一段话,大致是人类与鸟类之间有什么进化关联。而后灯灭,王子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拿起我的右手,将一根黑色羽毛咳在我的手心。

一对一场景结束后,王子飞快跑去一个大厅,与怀孕的麦克德夫夫人打了照面。我以为他们会有交流,然而王子飞速跑远,我跟丢了。

这时我选择跟随麦克德夫夫人,她在酒保处与女酒保神情暧昧,一同到一旁的沙发处调情。两人被酒保打断。女酒保向其递酒,酒保试图劝阻。

我还看到男巫在唱歌,酒保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也可能是在第三轮看到的?)

这个场景结束时,王子突然又出现,我赶紧跑回跟住他。他跑到酒吧处,与班柯和麦克德夫会合。班柯支开此处的酒保,三人铺开放在桌上的三个酒杯与榔头与四角,以J为赌注,开始打牌,J轮流押在三人的酒杯之上。三人开始晃动头顶的吊灯,牌局愈发激烈。最后一人拿起榔头,将K钉于墙上。

局毕,班柯留在原地(将被麦克白杀死),王子与麦克德夫跑到档案室,拉开抽屉,里面是一个放置很多树木模型的地形图。他拿着手里的树木模型(在之前一个场景看到过,记不清哪个了),恰好可以放在地形图上。两人跑进审讯室,放入五个围观群众后,开启五人限定剧情:两人将围观群众逼至靠门的一边后,王子让麦克德夫坐在房间中心的椅子上,开始审讯双人舞。头顶的吊灯晃动,幅度非常大,几乎要撞到两人与围观群众。两人一边搏斗,一边躲避吊灯。

审讯场景结束后,王子回到一楼舞厅,此时空无一人。王子疾停,身体扭曲,向后臀桥。而后王子以怪态躺在地上划圈,跳着奇怪的舞蹈。或顺钢管而上,或贴地面而行。舞毕,王子步回饭桌。众人陆续赶到。

第二轮饭桌场景结束,我留在舞台,看麦克白夫人独于桌前哭泣。饭台太高,麦克白夫人向前伸手,我伸出双手搀扶她下来,开启互动场景:然而由于我没扶稳,导致麦克白夫人摔下舞台,于是麦克白夫人一怒之下没有开启传说中的携手同行,捧头耳语剧情,我只能默默跟着她。

她来到一个满是铁床的屋子,走到尽头后躺床上独舞。来了一名牧师,将她搀起,带入一间有很多浴缸的房间。牧师将夫人的衣衫尽除,让她步入一个装有锈色液体的浴缸。夫人洗着洗着发现满手是血,异常奔溃,努力将自己洗净。洗毕,夫人伸出双手,我与同伴将她搀扶出浴缸,开启互动剧情:夫人松开我的手,指向旁边的浴缸。我没会意,经同伴提醒后才意识到她要我拾起覆盖在那个浴缸上的纱巾,将她包裹起来。(其实是擦身福利,我真是太蠢了。)

而后夫人走向她和麦克白的卧室,脱下纱巾,换上睡衣。麦克白亦出现,两人尽除衣衫,激烈地拥吻,直至争吵。而后麦克白穿上衣服离去,麦克白夫人一人在卧室,进入透明的玻璃化妆间更衣,并跳起高难度独舞。

舞毕,夫人回到房中的浴缸,看到麦克白留在浴缸边上的信,读之潸然。直至麦克白回到房间,两人舞毕,我跟随麦克白夫人,看到她色诱女酒保,让她递喝的给麦克德夫夫人。随后来到舞池。

三女巫已在场上,麦克德夫携怀孕的夫人到来。麦克白夫人拽住女酒保,令其给麦克德夫夫人献酒。舞会中女酒保来到舞池外的麦克德夫夫人身后,向其献酒后离开。麦克德夫夫人看着调笑的女巫与麦克德夫,醋意十足,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麦克德夫夫人摇晃着向后倒下。

这轮舞会场景后,我跟着班柯。班柯先与男巫在长廊上拥吻。而后他跑至吧台旁,麦克德夫夫人放下手提箱,两人看一封信,信上全是烟灰。两人来到沙发,跳起了激烈的舞蹈。然后麦克德夫夫人跑出来(与王子打了个照面),班柯睡倒在沙发上。

班柯睡倒在沙发上的时候,我回到吧台读了信,没写什么有用的。然后在一旁的电报亭,看到男巫与麦克德夫纠缠在一起,共舞。

舞毕,回到班柯处,发现他刚醒,被通知了国王死讯,摇着铃穿过标本室,跑去国王处,发现尸体。他与王子、麦克德夫三人将枕头收起,将国王尸体抬出,在一旁阶梯处商量后,头朝下抬下楼梯,停于一个房间,盖上毯子,令其安息。

其后,三人齐至酒馆,打牌饮酒。结束后我跟随他们俩,发现五人小黑屋外面即是麦克白与夫人争吵的走廊。跟随奔溃的夫人,夫人四处捧人的脸,耳边私语。我紧跟其后,却发现站着不动的才会被她临幸。后来她抓住我和其他四人的手,说你们五个要好好在一起,大概算一种互动场景?而后我们跟着奔溃的夫人来到饭桌。

最后一场饭桌戏。结束后夫人下台,走向饭桌左前方的角落,紧紧拉着一名看客的手,另一只手抱着他的手腕。

台上,王子、麦克德夫等人将麦克白吊起(脖子套过脖圈,钩子挂住衣领),推向前方。全剧终。

因为我站在饭桌最左侧的过道旁,黑女巫下场时拉住了我,将我带至最初等待召唤的大厅,脱下我的面具,在我左脸颊吻别。

(期间有一处楼梯,上面有画着两个国王像的花窗,经过数次)


  1. a reference to Hitchcock film Vertigo and Rebecca [return]
  2. 最好戴隐形眼镜。我当时戴的镜片眼镜,全程都得腾出一只手来扶面具。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