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兰买书小结之二:藏书票的书

这次在 Powell 书店的意外之喜是一些关于藏书票的书。我对藏书票虽不太懂,也是一直挺感兴趣的,曾经因为扉页有有趣的藏书票而购买过几本不会去阅读内页的书——比如一本贴着化(炼)学(金)主题藏书票的摄影对焦手册以及早期几本读库——也曾为错失一本藏书票风景而耿耿于怀。

这次在 Powell 查了一下库存目录,惊喜地找到几本藏书票相关的书,却都在二三层因疫情而关闭的区域中。所幸店员愿意帮我去寻找,因此也收获了几本很有意思的小书。

波特兰买书小结之一:一些英译初版书

最近去 Portland 玩(烤)耍(鸭),在女票的安利下去了传说中美帝最大的她每任都会拖着她去的独立书店 Powell’s Books 。时值新冠第三次爆发前夕,人们对知(出)识(门)的渴望压过了对疫情已有些麻木的警惕,商家们也急切营业来维持生计。书店将营业时间缩短至每日六点歇业,只开放了一层的区域,并对进出顾客逐个计数,仍抑不住书店内部攒动的人头与结帐区前排出的长龙。

书店内部是以颜色进行区分(波特兰的地铁似乎也是),第一次来的我便去要了张地图,背面是张书店的画报,还挺好看的。然而开放的多是文学与儿童区,而非我爱逛的画册区,还是有些遗憾的。既来之,我还是在书架中徜徉一阵,倒也发现了一些心头好。

七狸山塘?七里山塘。

最近在玩江南百景图,为了能开苏州府,倒也是花费了一些心力。然而我总能在微博上看到路人或是营销号吹捧这个游戏多么考据,倒是大可不必。还有人去实地踏访,说苏州这七只狸猫还真在山塘街上,甚至说七里山塘其实是七狸山塘之误,更让我头上冒出无数问号。

江南百景图营销其有所考据,我是真的不以为然。并不是在游戏中贴一些出处,照搬一些画像名词,就能和严谨的考据挂上钩的。我可以忍冠云峰横跨苏州城从留园去了东园,但无法忍冠云峰的相关诗句是《题瑞云峰》,毕竟这瑞云峰虽与冠云峰同在留园待了百余年,却并非一石,现亦早已迁离留园,耸立十中。

而现在有人言之凿凿称苏州人世爱狸猫故有七狸,称七里山塘为七狸山塘之误,更是让我在无法忍受之外,更添无数疑惑。山塘街上真的有狸猫么?真的有狸猫困妖虎或狸猫锁龙脉的民间传说么?我寓居海外多年,今年又遭新冠之虞,出行都有困难,更别提回乡实地考察了,只能在故纸堆里探寻一二。

使用 pandoc 转换 ox-hugo 支持的 org 文件

之前从 hexo 转成 hugo 的时候,顺便用了使用非常方便的 ox-hugo 这个轮子。当时贪图省力,就直接用 pandoc 将 markdown 文件批量转换成了 orgmode,但是所有的 metadata 全都没能转换,后期还是得一个一个改。虽然是一个重新审阅自己黑历史的方式,但是要改四百多篇确实还是太过费心费力了。事情一变得繁杂起来,我的拖延症就犯了,于是直到现在我还是只改好了十几篇。今天终于忍不住了,动手看起了 pandoc 文档。

宅家腻了怎么办?做个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资源小总结吧

之前新冠在国内爆发时,我虽然也有天天关注,但还是一种隔岸观火的状态。家乡疫情并不严重,母上也恰好来陪我了,所以每天关注得更多的可能还是疫情背后的一些问题。然而这些天西雅图疫情爆发,几天时间死了17人,多个养老院成为瘟疫中心,各个公司亦受波及。自上周起,我即在家办公,也算切身体验到了新冠带来的恐慌与不适。周末对我而言,无非就是继续在家宅着罢了。

虽然我已弃了科研大坑,但是还留着一些科研公众号未曾取关。这几天读着各种二手消息,总觉得关注点有些片面,便想着干脆找点一手论文来看。今天一查,倒是发现很多有用的资源,干脆来做个小总结吧。